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 其他 > 孤才不要做太子 > 第四百四十一章 铁路

孤才不要做太子 第四百四十一章 铁路

作者:抉望 分类:其他 更新时间:2021-04-22 15:22:13 来源:棉花糖

最新网址:mhtxs.la

回到家里,苏媛她们已经睡觉了,只有书房还亮着。

没必要扰人清梦,钻进书房,在书房的小床上,李承乾陷入了睡眠之中。

半夜迷迷糊糊的起夜,随手接过不知道谁送来的一杯茶水,只是确定这个人不是张赟以后,就想都没想的搂着她躺到了床上。

反正,这么贴心的,不是阿史那雪就是秀秀了。

第二天一大早,睡梦中醒来的时候,李承乾惊讶的发现自己床边坐满了人。

大腹便便的苏媛、小腹微微隆起的秀秀,还有带着一脸坏笑的阿史那雪,再旁边....

武媚!

只看武媚一脸羞臊无地自容的样子,再看看苏媛三人似笑非笑的神色,再想想昨天晚上那种陌生的熟悉感,李承乾知道,自己的一世英名,全毁了!

“夫君倒是好兴致,当初没要妾身的贴身丫鬟,现在反倒是把妾身的贴身女官给收了。”

秀秀则直接的多,玩弄着头发丝说:“夫君,您别担心,您也就是动手动脚了,没干别的。”

两个大肚婆招惹不起,还有一个好的适合拿来施暴。毫不犹豫的把阿史那雪拉上床,照着屁股就是一顿巴掌:“行啊,学会看孤的笑场了!媛媛秀秀打不了,还收拾不了你?”

在收拾了一顿阿史那雪,特别是好好过了一把手瘾以后,李承乾才站起身,冷哼一声:“还不赶快给孤更衣!”

看到四角裤下那明显的隆起,再想想昨晚被那里顶来顶去的,武媚只能拿手死死捂住脸。没法活了!

在阿史那雪的帮助下穿戴整齐,李承乾才伸手摸了摸武媚的长发,说:“太上皇大行,半年以内,要是子孙诞生后代,那是大罪,就算是半年以后,未满一年,发生这样的事情也会惹人非议。再说,你年纪不够,孤先不动你,这也是为了你的身体着想。”

武媚红着脸嗯了一声,然后跟阿史那雪一起,上前扶着苏媛起身。

怀着双胞胎就是比单个孩子辛苦一些,苏媛现在虽然不到待产期,但是行动起来已经很费力了。特别是小腿,经常会浮肿。人类进化过程中,诞生后代的环节,好多弊端都体现在了女人身上。播种以后的农民,怎么也要对庄稼地好一点,拔拔草施施肥还是很必要的。农民尚且如此,更不要说男人了。

李泰还是一副龙精虎猛的样子,正在大呼小叫的给管事分派任务。魏王府的第一个孩子出生了,这样添丁进口的事情,自然要大大的庆祝一下。很多人不知道魏王爷得到一个丫头,为什么还要这么兴奋,但是,既然人家通知了,也只能送上厚礼。毕竟,魏王高兴不高兴才是重要的,又不是看在孩子的面子上送礼。

开宴而不回去主持的,李泰算是开了先河,这家伙现在一刻都不愿意离开自己的宝贝女儿,本来还有很严重的起床气,但是被闺女吵醒了,第一时间就会先看看孩子怎么样了。

经过一整晚的休息,阎婉的气色好了很多,虽然已经能坐起来了,但是行走还是不被允许的。千年为单位的“坐月子”规矩,其顽固程度非同一般。

不打扰妇女交流怀孩子的心得,李承乾走到了一边看李泰带孩子。

小小的孩子,哭够了正在熟睡,完全没有白白嫩嫩的样子,像极了一个剥了皮的兔子,皱皱巴巴的。难看成了这个样子,完全看不出像谁。其实以前就有这样的疑惑,李承乾一直觉得,孩子刚一出生,就说像父母哪个的,很多都是出于淡淡的奉承。

不过,看李泰现在的样子,说这样的话,绝对能刺激的他兴奋起来。

想想....还是算了!

坐到李泰的身边,想起自己一直以来的打算,李承乾低声对李泰说:“青雀,咱俩商量个事儿?”

听到“商量事儿”,李泰顿时紧张起来。按照他对皇兄的了解,如果是寻常的事儿,皇兄绝对不会用这样的口吻,稍微难一点儿的事儿,那就直接先开始夸他,然后再说事情。像这样的口气....

估计是很难啊!

咽了一口唾沫,李泰担忧道:“皇兄啊,啥事儿啊,能做到的,我一定尽力。”

看了一眼摇篮里的孩子,李承乾缓缓开口了:“....”

听到皇兄的话,李泰先是皱眉,最后凝重的点下了头。

因为事先支开了所有人,没人知道太子和魏王,究竟说了什么,也不知道太子究竟说出了一个多么大胆,并且疯狂的主意。

同样的事情,李承乾写了一封信,命人给返回吴中的李恪也送去了。

目前的话,他想要成事,首先要获得李泰和李恪的支持,至于其他的皇子,暂时还没法串气儿。

李泰嫡长女的名字,在长孙前来看望过后,就定下来了:李梦婉。

因为袁天罡算出她是盈水命,适合选一个带“木”字的名字,再加上李泰有意讨好自己的老婆,所以就定了下来。

皇帝没有亲自来看,但是对这个孩子的册封很快就下来了:安德郡主。对于亲王的女儿而言,这已经是最高规模的封赐,不仅仅是以为她皇长孙女的身份,还因为李泰本就深得帝心。

阎婉怀孕比苏媛早,况且孙道长说过苏媛怀着两个孩子,本就有早产的可能。所以当李泰那里的喧嚣结束,李承乾就变成了“半天班儿”,上午帮助学生们准备论文,下午就专心陪着苏媛。

因为他的陪伴,苏媛的心态还算安定,本有的一点紧张也慢慢淡化了。

六月份,后世高考的月份,为了怀念往昔,李承乾刻意把学子的毕业时间从年前变成了六月。况且,“春风得意马蹄疾”嘛,在一个好的季节毕业,也能让毕业的学子们放纵一下。

就在李承乾已经邀请了杨师道、房玄龄作为审核官,前来批阅学院毕业学子论文,并且开始批阅的时候,阿史那雪找上门来了!

谁家太子侧妃风风火火的?但是看到阿史那雪焦急的样子,李承乾就知道不好,跟杨师道和房玄龄告罪一声,就回了家。

一样的剧情,只不过这一次换成了在他的院子里上演。

听到产房里苏媛低沉的呻吟声,李承乾想了想,对阿史那雪说:“你带着秀秀和武媚,先去李师的院子里待着。”

生孩子,对怀孕的女性而言还是会带来恐惧感的,秀秀的肚子也显腹了,李承乾可不想把她吓到。

就在赶走三个女人,孙思邈也赶来以后,李泰用不着招呼,很是自觉的跑了过来。

六月的天气已经很热了,喝热咖啡自然没有喝冰镇的葡萄酒来得痛快,就在院子里的葡萄架底下,李泰陪着李承乾喝了一壶。

看着皇兄紧张的样子,李泰忍不住嘲笑道:“我还以为您有多镇定呢,看样子还是事不关己啊,看看您现在紧张的样子,估计比我当时差不到哪里去。”

李承乾无奈,吩咐张赟再去取两壶葡萄酒来,才说:“阎婉和媛媛能一样吗?你们家那位是一个孩子,媛媛这可是两个。虽然足月了,但是,我还是很担心孩子的健康啊。”

看了看才升起来的日头,李承乾只觉得煎熬无比,只要脑子一空,就会幻想一些脐带缠绕脖子,和“保大保小”的情节。特别是登州经历了一次以后,就更是难受了。虽然孙思邈已经完成过外科手术了,但是,剖腹产和寻常的骨骼矫正手术还是不一样的啊。

一边的李泰也看出了皇兄的煎熬,想了想,才说:“蒸汽机现在已经可以投入使用了,我们试过,现在它已经能用差不多的代价,进行冶炼。就是因为密封的问题,不几天就要排查几次,很容易就需要维修。刚开始研究的时候,我还觉得您这个机器,最多也就是跟风车水车差不多的东西,但是研究透彻以后,我才发现它的厉害啊!

风车需要借助风力,水车需要借助水流的力量,但是蒸汽机不一样,只要有燃料和水,就能使用。冬天河流冰冻,再碰上没风的天气,嘿嘿,蒸汽机依旧能使用。这样一来,咱们大唐的冶炼能力,又将前进一大步了!”

有事情讨论,就不会胡思乱想,见李泰汇报起蒸汽机的进度,李承乾笑道:“你不是常常自夸有举一反三之能吗?怎么就想到了钢铁的冶炼?其它的用处呢?你想想啊,当初咱们是因为什么,才想要制造蒸汽机的?”

“为了给船只提供风力以外的动力啊,您的意思是?”

想了想,李泰忽然惊叫一声。是啊,蒸汽机的特性就导致它不需要特定的场景、没有过多的限制。如果把它装到船上,那船上的船桨,风帆就算取消掉也没什么啊!

“研究出来是一回事,投入使用又是一回事,青雀啊,你想着能陪老婆丫头了?嘿嘿,今年依旧有你忙的!”

“嘿嘿,有的忙才好。蒸汽机的结果出来,我可要拿来用用了。现在朝堂里好多人都说父皇对安德的封赏过甚,我这个当父王的,怎么也得给丫头挣点面子啊!免得那些人总是嚼舌根子!”

“人不都是这样嘛,父皇宠爱你,所以爱屋及乌,也就宠爱到了安德身上。其实,这对于你,对于安德而言,算是捡便宜。有人捡便宜了,总会有人嫉妒嘛,不信你试试,一样的事情发生到他们身上,保证一个个的觉得本该如此。”

“啧,扯远了,扯远了。皇兄啊,说说你东宫的事儿。我家长史汇报过了,说您的商队,频繁的在我的封地州府来往,甚至还带了大号火药弹,东边炸一下西边炸一下的,您到底是在干嘛啊。”

李承乾笑道:“找铁矿啊!还能是干什么。咱们大唐的铁矿有很多,我想着在一些重要的州府都找到铁矿,以备后用。你小子的封地尽是一些繁华之地,不到你的封地上炸到哪里炸?好在你们王府的长史还算懂事儿,知道派遣府兵照顾我商队的人,还知道帮着保密。”

“找铁矿干什么?咱们大唐现在的冶炼已经很不错了啊。以往,谁敢说三五年之内就完成全**队的换装?咱们做到了,就连登州岭南的造船厂,新造的船也开始装备铁甲了。这搁外国的人看来,简直就是造孽。”

“青雀,你信不信,等你蒸汽机大成以后,铁矿将会立刻变得供不应求。我准备倾尽东宫财富,在各个重要州府之间铺设道路,遇山开山,遇水架桥,尽可能的取直。然后,这个道路也不是一般的道路,而是用松木为枕,上面铺设铁轨,你觉得如何?”

李泰绞尽脑汁也想不明白这么干的意图是什么,最后只能试探着问:“您,您不会是有钱烧的吧!这样的铁轨之路,什么用处也没有啊!矿山我也去看过,有些工人喜欢用铁打造的车子运送矿石,从山上铺设铁轨,让铁车沿着轨道一路滑下来,但是,您这不是一座山的问题,而是要横跨各个州府,不可能全程是下坡的。所以,您的铁车,动力....”

看着李泰陷入了呆滞之中,就知道他已经猜到了答案。笑着拍拍李泰的肩膀,李承乾道:“知道了?你想想,等你的蒸汽机大成以后,如果用来作为铁车的动力如何?蒸汽机不是牲畜,只要维护得当,日夜运转不休都不是问题。铁车载满货物,不说远了,从出长安到洛阳之间来回,你想想,会是怎样的场景?”

李泰张大了嘴,这,投入固然海量,但是之后的利益,奶奶的啊....

敲敲桌子,李泰坚定道:“我魏王府还有很多钱,没地方花,我不管,我要入股!”

李承乾哈哈大笑,聪明人就是这样,知道提前准备的好处。当预期目标能够完成的时候,为之后做的铺垫,自然是越早越好,等等党不是所有时候都不会亏的。

“股份的事情,让你王府的管家跟黎达海他们谈去,哥哥吃肉总不能让你啃骨头。而且啊,青雀,你知不知道,这条钢铁之路,并不单单是为了赚钱,它还有很重要的作用。你想想,若是咱们铺设了长安到草原的铁路,那草原发生了叛乱,咱们还用得着赶路过去,休息以后再收拾他们吗?不用啊,咱们完全可以用火车,哦,就是带着蒸汽机的车,用它运送将士过去。到时候,落地就能战斗。同理,只要是咱们大唐的土地,只要通了火车,不管是出兵还是运送补给,都不知道要方便多少。

咱们战胜了吐谷浑,为啥要将它当类似羁縻州的地方对待?一是因为咱们没精力彻底收服并开发,二是因为它靠近突厥和吐蕃,鬼知道什么时候会被入侵?但是要是给它通上铁路呢?突厥和吐蕃还敢垂涎吗?

所以啊,这条钢铁之路,也是咱们大唐紧锁国土的锁链,锁到哪里,哪里的土地就是坚不可摧的。到了那个时候,你给薛延陀百万个胆子,你看看它还敢造次不?”

听着皇兄的话,李泰设想了一下这副场景,不由得激动起来。这才是真正的“万世基业”啊!

拍拍脸,李泰强行让自己镇定下来,问道:“既然如此,那您为什么不让我先把那种车研究出来?这也太重要了!”

李承乾叹了一口气,站起身,拉开旁边的一把椅子,从托盘里再拿出一个杯子,倒上葡萄酒说:“至于这个,就让父皇跟你说吧!”

就在这时,葡萄架后面传来了李世民的声音:“见你说得忘我,朕还以为你没注意到朕来了呢。”

说完,葡萄架后面,李世民和抱着兕子的长孙走了出来。长孙笑了笑,把兕子交给皇帝,就走向了屋子里。

李泰赶紧起身行礼:“父皇!”

李世民点点头,坐了下来,喝了一口葡萄酒,可能是觉得滋味不错,又喝了一口才说:“朕微服出访,本来准备看看学院学子的论文的,结果没想到正好撞到太子妃待产,就过来了。”

说明自己的来意后,让李泰坐下,李世民才解释说:“之所以不让你现在研究出来,是因为铁轨还没办法大规模的铺设,做出来也没有用处。况且,铁轨的铺设,也不是一两年之功,你研究出来,也只能在那里摆着。

但是船就不一样了,制作出来就能使用。目前,除了薛延陀、高丽以外,第三个要攻打的国家,就是倭国了。东渡东海,有了那个叫蒸汽机的玩意儿,也能避免船队因为风的缘故而遇难,大大减少了风险。处理事情的先后,不单单要考虑重要程度,还要考虑很多。”

说完,李世民翘起二郎腿道:“朕听了你们的谈话了,铁路既然如此重要,为何不让朕参一股?真是不孝啊!”

李承乾很想说你嗝屁以后股份不还是我的,但是这样的话,也只能想想罢了。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